桦芿/八饼

浪人有了归宿


欢迎扩列~qq2028417893,

来找我玩儿~!✨

圈名八饼,可以叫八饼子。

头像既人设。

目前主要混城拟,主鲁家。👀

全职以黄少天为中心,画的丑,不会产。


头像@shanlan今天也是个帅鸽
她超级好!!!!!!
实名安利伞南小可爱!😭

是淄曲!

@秋有月 是刀刀人设(๑´ㅂ`๑)

临淄×曲阜💕

性格设定来自七北提供资料,临淄老流氓了x!
(大概就是一个经常去骚扰鲁都的齐都boy,耍的一手好流氓x)

屯一屯自己最近画的啥😭
都是草稿流!

p1p2是青岛和淄博,一个爽图,画的贼拉开心。

p3是鹤鹤家的合肥,一个很可爱的姑娘~

p5是落落家的常岳!甜甜的恋爱就是好呜呜呜呜

p4完全意识流的成都,肯定不是终设,一时手痒。

p6是醋醋老师家的蓉蓉,设定超级好看!

最近沉迷鲁ABC恶友组🙈!!永远爱他们!

自家的即墨。

可以理解为即墨是青岛的姐姐:-P!!!

设定思路来自 @七北 !!!!

😭青家人都好看。。。。!!

p1一个用来给自己纳凉的温泉老济

p2一个日照小姐姐😘😘

。゚(゚*´▽`゚*)゚。

一点关于春秋战国老济的设定!

济南这时那种年少轻狂的感觉太戳我了💫

💕☕爱他!

这几天我是积德了吗????!!!

啊!!!!太好看了!!!伞我永远喜欢伞南!!!!!————(,,•﹏•,,)

shanlan今天也是个帅鸽:

p1是 @桦芿 家淄博妹子!
p2是自家一些黑龙江城拟,也都是小姐姐——
p3动作参考原图
死了x

die谢谢!

勾搭???不用,在你床上躺平谢谢????!!!

夸爆落落!!!!!!!🐒✨✨✨

风朝朝:

是第一个除了两湖的外省城拟!
@桦芿 饼总家的小淄!我就……擅自画了……【逃x】
那……这算不算勾搭呐??算了不管了就这样吧,背景就随便糊了x【闭嘴吧你

【祝福/不争】

一个很短的序,写给自己家乡淄博的,暑假会搞事,会把淄博历史上林林总总的事件写写,主要是自娱自乐。

go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序:

         从齐国孤都城到如今被重工业拖垮一直挣扎的城市——淄博
  
        说来也有趣,细数淄博的荣辱,几乎每一道荣光背后都背负着一条不可磨灭的伤痕。就好像常言道光下必有影,荣处必有伤。
  

        现实发展的伤痛与文化古往今来的强大底蕴交织于这座城,林林总总,数不清的矛盾与冲突。好像诉说着这座城的不成熟。
  
       用发达形容不恰当,用落后形容亦不恰当,只是有着时代的浩劫,让这座城是在大千世界努力寻找着自己的位置。
  
文化积淀决定一座城,一代人改变一座城。

        这座城的历史本身的多寡,误记,有意遮掩和无意选择,让我对这座城市的的前身模糊不清,又对现在看的格外真切。
  
        不争荣辱,不争沉浮。
  
        这是一开始我整理资料时初次的评价,但又再一次走在这座城的街上,再次整理自己得到的资料。得到的答案却不似先前那样明确。
  
        不争,确实是不争的。但不是任水流,任花谢,在总体的实际下,这座城确实给了我很多惊喜。他在用自己的方式,打造新的历史。
  
         算是一个不算序也不算前言开篇,只希望能用自己拙笔写出一个配得上这座城的算得上故事的故事。
        毕竟,淄博,这座城,值得我用一生去爱。

【记一次生日 /哈尔滨中心,附带各种城市出没】

by八饼

预警…

1:用的伞南的哈尔滨人设,一篇文就为了一个戳心的人设。
送给伞南的小破文。
2:通篇流水账,无高潮,平。
3:除了哈尔滨其他城市都是自己私设。
4:巨能扯,本来想过个生日,结果全程扯皮。
5:哈尔滨中心,无cp。

GO?

字数:5122
历时:两周。(手速巨慢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 “。。。。”哈尔滨扶了下额头,指尖敲击着红木的长桌,看着围桌坐的七人,暗暗把其中六个划进黑名单,虽然这里面有几位已经在名单里挂了几百年。

        大概是喝了不少酒,一向慎重的哈尔滨有点头沉,把倒霉催子们又一次挂在名单里。
       “想好惩罚了没?我可发牌了?”明显带着笑意的淄博站在一旁笑盈盈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得嘞,还忘了一个,哈尔滨拿起一旁水的抿了口。
         “罚酒啊,这有什么好说的。”济南一挥手,接着直接冲着一旁的啤酒🍺伸出爪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没意思啊!白的白的。”长春有些微醺,说话直了不少,和哈尔滨的深厚友谊顾也不顾,截掉济南的手,转向正在洗牌的淄博。

“小淄啊,今天你带的生日礼物是白酒不?我直接起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淄博递了手势,示意长春随意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就不该让长春喝这么多,胳膊肘往外拐的厉害。哈尔滨一手被友人推向火坑,有点不悦,伸手揪了揪自己的棕色卷发,又在友人的头顶做了次乱,重重的揉了一下,

        “你和淄博对着喝个什么劲。。”看似懊恼,但那双灰蓝色的眸子中确实是延到心底的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今天是哈尔滨的生日,4月应该是冰雪初融,但是大概是温度不够暖,哈尔滨家的雪融的并不算放肆,而是偷偷的从房檐上汇成水滴,沿着房壁流下。这个生日不算盛大,但也足够热闹,至少这个家里冰雪的气息被吵闹的人群冲散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哈尔滨不算一个喜欢热闹的人,每次他生日邀请函啥的通通没有。想来,那就来,发个邮件和他说,要不请自来,那也照样欢迎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不过说是这么说,但是东北那三个省,能来的是都来的,差不多没有缺席的时侯。还有一个来的随意放肆虽不是次次来,但也足够熟悉的,山东省,虽不是每次都有人来祝贺,但是礼物是一次没落,想来,也是因为和济南足够熟悉。

        “今年来的不会少,你准备我们掀你房顶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济南”

         生日前一夜,哈尔滨收到一条简练利落的邮件。
略做思考,打下回信。

       “随意,只要你不跟我用刀刀剑剑的比划就好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哈尔滨”

         没有回信,哈尔滨也没再管,自己给自己弹了一手舒缓的钢琴小调曲,就早早睡下。一夜无梦。

生日宴会当日
         “小淄你带的什么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在去生日宴会的路上,青岛有点好奇的看着淄博拿着的一只纸箱和一只木箱。伸手接过其中的看似较沉的木箱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啊。。一点特产,你喝过的。”淄博没有明说,只是含糊的说了其中一个箱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来吧,是扳倒井?”济南从身后将青岛手中的箱子拿过来,又接过淄博的纸箱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看来可以灌那个混蛋酒了。。。”济南摸摸下巴,貌似在思考怎么灌哈尔滨,不动声色的勾勾嘴角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么说来,其实大哥和哈哥关系很好?”淄博一声轻笑,大概是看到济南这么认真想着如何整人的样子,可不多见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啊。。。不是太好。就是仅仅联系没断过那种,没多少交流。”济南张张嘴还想说什么,但终究是没说出口,只是把手中的箱子握的紧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乱世波动数十载,该忘得早忘了,惺惺相惜的人有几个能记起来?不过是和平时期,大家才有机会再次聚聚,找找之前的朋友。像济哥和哈哥这样的不多见。”潍坊在一旁冲济南笑,眉眼弯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青岛笑的放肆“哈哈哈哈哈哈,潍坊说的好啊。你再倔,不就是因为哈尔滨给你的苹果有虫子,多大点事。。。”话还没完,济南的爪子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着青岛的嘴伸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不提不提,那时候我才多大啊,怎么会因为这点事记这么久!嗯?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呵,也不看看是谁追着人家砍了那么久,去人家家里第一件事是先摆擂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多久的事了。。。”两人一遍拌着嘴,一遍加快步子向前。绕是安静的四月也不得不刮起一阵微风提醒着这两位,让他们有空整理自己的形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些话是济宁跟我讲的,他说话一向深刻文理。”潍坊看着两个人笑出声“这次只来了我们四个还有些可惜,其他人,尤其是烟台和济宁忙的脚不沾地,要是一起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淄博也笑笑,估计是来了不少次了,当时她问德州时,德州也只淡淡说了声不去了,倒不是他有事脱不了身,只是因为实在是一年一次太多了点,有些腻味,加上德州本就有些凉薄,不喜热闹,他自己的生日几乎是谢绝一切外省,只是自家里聚聚也就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初入哈尔滨家大门,就感觉从各个方面来说都极其有意思。哈哥家里以冰城文明,随处可见的冰纹饰分布在各个地方,怎么说竟感觉有一分可爱在里面,飘来的寒风零零碎碎的吹起半化不化的碎冰,轻轻的撞在一起,可以说这样的音乐,昼夜不歇。家里给人感觉很宽敞,众人走了好一会,才堪堪听见人声,能听得出来,热闹得很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听到阿连的声音了哎!”青岛歪着头听了会,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在难么嘈杂的人声中分辨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哈尔滨家走并不会感到无聊,反而感觉特别适合山势海盟的情侣,很有情调。一直走下去也不太会腻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来了?只来了四个,也不是很多。”哈尔滨皱皱眉,将四人迎进来。其实也不算是迎了,济南进来的熟练程度和进自家大门似的,青岛呼呼呼的跑去找大连,只有潍坊和淄博这两个有些不熟哈尔滨的人在门外站的笔直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进来就好,你去屋里暖和暖和。”哈尔滨微微侧身,灰蓝色的眼睛看到潍坊时,皱了下眉,感觉他已经快冻的过去了,明明已经四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呃。。。内个,给您带的礼物,生日快乐。”淄博指了指被济南扔到沙发上的两个箱子,“纸箱子是我家的白酒,那个木盒子,是景德镇给您的,应该是一套茶具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哈尔滨听着淄博一口一个敬语,虽然别扭,但是颇为受用,看看,什么叫标准的后辈。二来,他对景德镇给的茶具颇为感兴趣,肯定不会差,就看能合他心到什么地步。
        “进来坐,介意我打开吗?”哈尔滨这样说,接着两人继续向前走。
         淄博过了屏风,才发现,这只不过一个前厅。里面的人声几乎已经近在咫尺,但其实还隔着一个圆门,和类似耳房的隔断。
        “哈尔滨怎么还不进来。。”长春看看没有动静的前厅,有些懵。

        “估计在看礼物。”济南把从长春那里借的毯子给潍坊披上,潍坊来这儿的次数极少,一进来整个屋子都静了下,随后便是看到“新人”想要从头到脚调戏的气氛。奈何潍坊冻得不行,还特别乖,所以大部分仅仅停留在扯扯脸,摸摸头的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好像听见般阳的声音了。。。”双鸭山突然从玩潍坊脸的行列里抬起头来,一愣。

      “现在是淄博,别叫错了,而且别热情过了头。”青岛翘着二郎腿,左手臂轻轻撑在脸上,右手手指在椅把上轻轻点着。“你是不是好久没见过她了?”

       然后双鸭山并没回答,因为在青岛说出第一句的时侯,她已经跑到了门口,等青岛说完,就听见一声关门声。

       哥过生日真的好!一年多过几次啊。!!

       在双鸭山扑向淄博的时侯,是这样想的。
        应该说本来两人也没见多少次,就有那么一次,让她记了百年。

       “黄沙凄风我挡着,不要急,你慢慢说。”这一句话就好像沙漠里的绿洲,很静很静的在耳边炸开,她能感觉到她将自己身上的大氅披在她身上,用手拉着她,在冰天雪地里,一步一步向前走。

        于是淄博就在挂着个树懒的情况下,艰难的走向内屋。哈尔滨试图把双鸭山从淄博身上扒下来,无奈这次双鸭山就和抹了502似的,于是在淄博不介意的情况下,默许双鸭山的所作所为。

        “济南哥来露一手啊!!!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济南你进去,快快快,这么多后辈等着呢!”

        “济南走走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济南。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刚进内屋,淄博和哈尔滨就看到十几个人把济南往另一个屋里推。长春手拍的特别开心,一旁的齐齐哈尔也随声附和几句。然后一票沈阳,大连,牡丹江等在前面有种想把济南抗进去的架势。独独青岛坐在一旁气定神闲,仿佛这事不是她挑起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青岛你。。!”济南被一堆人围着一时间头晕脑胀,想想罪魁祸首就气血上涌“我做我做!!!不好吃可别怨我。。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哈尔滨略做思考,用正经的声音说“放心,他饭的特别好吃,不好吃你们打他,算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最后哈尔滨在济南愤怒的注视下,给了长春一条围裙,让长春送去给济南,他自己不好直接送,那估计济南动手招呼都不带犹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直接去吃饭?打麻将吗?”漠河推开餐厅的们,示意大家可以直接进。用尽量短的语言表述自己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直接进吧,也别套了。”哈尔滨把门推开。
吃饭的地方并不是密闭的房间,而是很直接的自然滋味,就是在露天的空地上一桌几椅。能听见从不远处传来的乐声,不同调子,不同曲子,却依旧相辅相成,与自然的风韵幽幽鸣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虽然待客之道现在淡了不少,年轻人早就不恪守老一辈的规律,但是这次大家却都不约而同的墨守着最初的规矩。自然的把门对着的位置空出来,那是主宾的位置,一会应该是济南坐的,在主宾的左手位置,作为主陪的哈尔滨也自然的坐下。其他副陪,副宾起初还各自推让了下,结果哈尔滨挥挥手,示意随意后,就都半推半就的坐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说白了,过生日对他们也不过是有一个理直气壮在一起聚聚的机会,饭桌上总是会叙旧,有时候会谈到乱世的那几年,哈尔滨灰蓝色的眸子以前还会暗暗,现在在听到却已经释然。他在不停的向前,这几年从未回头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只记着当时的他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却依旧期望最好的结局。在精神上一点一点被不断消磨到深渊,身体早就已经无血可放的情况下,他依旧记着自己唯一的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想什么呢,喝酒吗?啤的。”济南二话没说,起了一瓶递过去,哈尔滨也就大方的接过来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么快就开始拼酒啊?”哈尔滨有点意外,“你给自己满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好好。不快啊,一起喝了好几个了,你想啥呢。。”济南也没多墨迹,立刻满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话说,你去提醒长春和双鸭山不?和小淄拼酒,很容易赔自己进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哈尔滨顺着济南手指的方向看过去,看看兴奋的不得了的双鸭山,和一脸自信的长春,还有淡淡笑着的淄博,嘴唇稍弯,眉眼间止不住的笑意

“长春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倒,双鸭山随她去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一群人仿佛有说不完的话,从几千年到几百年,到现在。有的人再感慨,有的在细数你我之间发生过的事,反正,大多是怀旧,谈现在发展的反而少,但他们确实又是一直向前的人,从不回头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一直在天地之间奔走,踏上的道路从没有笔直,一直是崎岖蜿蜒,就是这样,他们的每一次转变都要全力以赴,在黑暗中摸索,最终结束自己的本有的道路,硬生生再凿开一条继续走。

         济南和哈尔滨反而是最安静的,只是偶尔间碰碰杯,喝点酒,也不怎么说话。也许是觉着说出来掉面子,也许是太过于熟悉,反正两人都心照不宣的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     在一起的时间总是很快,说着说着就过去了。陆陆续续有人提前打了招呼回家,哈尔滨也不多做阻拦,毕竟很晚了,过夜什么的还是少点为好。但是醉鬼这种东西,总是很难弄,不说像漠河和潍坊这样安安静静睡觉的,就牡丹江这样扒自己家窗帘不放手就是不走的哈尔滨也没折。总不能自己和济南一人一半都打晕送回家,这也太。。。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最后总有办法,反正人醉的差不多了,哈尔滨数数,在这里还清醒的就是。淄博,济南,青岛,沈阳,齐齐哈尔,大连,自己,还有一个半醉没醉的长春,旁边睡着醉懵的双鸭山。

         就不该让长春双鸭山和淄博拼酒。!哈尔滨揉揉太阳穴,刺激自己还算清醒的意识,知道接下来,这几位要做的,才是今晚的重头戏。

       “不行了不行了。。。”在打牌和喝酒的双重轰炸下,长春一把出局,在意识模糊之前看了一眼哈尔滨,对没有熬到看哈尔滨醉的模样感到懊恼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哈尔滨也是心中叫苦不迭,这样子他招架不住几轮的,灌人也没有这么灌的,于是哈尔滨绷着一张脸,在没人看到的桌底,用十分之一的白酒,十分之九的白水兑着“哈尔滨白水酒”,可能是他做贼也能做出主人的气度,反正一桌子人没有人抓住他的小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这一桌子都是过命的交情,哈尔滨扫视一圈,想想自己不论或荣或辱,这几个里总有可以拉一把的,对于他来说这些人就像翩若惊鸿的过客。

可遇不可求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过了午夜,除了耍手段屹立不倒的哈尔滨,就剩下淄博和齐齐哈尔市极为清醒,在最后的济南醉倒的一瞬间,一同看向哈尔滨。齐齐哈尔有些不忍的叹口气,而淄博的淡淡的笑容让哈尔滨耳后一抖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。。。发现了?”哈尔滨已然猜到了什么事,于是耸耸肩,承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那两人也只是笑笑,互相递了个眼神。
      “我们也先走了?不留了。”淄博指指济南和青岛,拍拍睡得昏天黑地的两人,在济南悠悠转醒的一刻,哈尔滨将一块从房檐上扣下来的冰块放在济南脖子上,下一秒,济南感到从头到脚毛孔都在跳舞,一巴掌就往哈尔滨的脸上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 哈尔滨仗着济南醉酒没力,一把抓住手腕,挡了回去。

      “你等着啧。。。”济南踉踉跄跄的走出前厅,正好一阵风钻入济南脖子,让他酒醒了7分。

     “下次继续。”哈尔滨显然心情不错,拍了拍济南肩头,看着济南的背影消失在夜里。

       济南一直是这样一个人,仿佛年少轻狂在他面前就是个笑话,无时无刻的狂和内心恪守的死线早就融在他的骨子里。

       哈尔滨曾经在本子上记过一句形容的济南的话,他觉着现在依旧适用“骨里寂寞,依旧少年。”

       哈尔滨不知为何自己会突然想起这样的事,估计是情有所触。随后,他自己也转身进了雨,偌大的房子又归于平静。

一夕一朝,一时一瞬,哈尔滨感觉自己这么长的生命下也不过如此,独独身边人让他眷恋,回首时,你们还在。

甚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8/6/25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请告诉我今天什么日子!

衡老师和月影老师都画了我家人设,
过年谢谢!!!!
6月24八饼过年!!!!

罗生门。:

是 @桦芿 家的淄博妹子!她超可爱!